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吊桶主论坛香港 >
汕头市一群八旬老太募集160多万元助困(图)
发布日期:2019-12-01 17:17   来源:未知   阅读:

  佛教在线日讯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15年前,30多位60多岁的汕头老妈妈成立了集义福利会。15年后,集义福利会壮大到了300多人,成员都是祖母、曾祖母级的高龄“人物”,平均年龄超过80岁,最年长的超过90岁。

  从大西北贫困地区到长江流域洪水肆虐的地方,从四乡八邻的贫困村民到印度洋海啸灾民,都有“集义福利会”的善行。

  老妈妈们的善款除了她们自己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零用钱、压岁钱和手工钱以外,还有海外侨胞以及各界人士的捐赠。她们的筹款方式在当地广为人知——村民们戏称为“柑桔化缘”、“汇报化缘”。

  15年来,集义福利会共募集资金164.6万元,1.5万户困难群众从这里得到帮助,救济金额达到110万元。

  集义福利会,以及这一群祖母级的会员,在风景如画的汕头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可是“名声响当当”。

  4月26日上午,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已经60多岁的沈惠枝匆匆地走进汕头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集义福利会,扬起一封信。

  “郭敏现在在上海干得不错,每个月有1000多工资,”看完信,75岁的王佩君十分开心,“8年了,她的爸爸郭清明终于都应该放得下心了。”

  其实,郭敏并非王佩君的亲孙女,而是她们从8年前开始资助的一个女孩。郭敏从小学、初中、中专一直到毕业后在上海找到工作,都一直叫王佩君为奶奶,日子久了,集义福利会的老妈妈们都将郭敏叫成“你的孙女”。“事实上,到今天为止,我们都没有见过面,只是从照片上见个这个‘孙女’。”说起郭敏,王佩君一脸笑意。

  郭敏今年已经18岁了,相片上的郭敏十分清瘦,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朴实、秀气。

  郭敏和王佩君的缘分始于8年前郭敏的父亲郭清明的一封求助信。郭清明今年41岁,家住湖南省益阳市。1986年,郭清明不幸摔成了重伤,导致半身瘫痪,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妻子改嫁,留下1岁多的女儿与他相依为命。管家婆特码心水主论坛,郭清明只能靠着当地政府、亲戚邻居的救助勉强度日。

  “到我女儿上四年级时,家里是穷得揭不开锅,更谈不上供她上学。”正当走投无路时,他偶然从一本书中了解到集义福利会的感人事迹,于是,他向集义福利会寄出了一封求援信。

  十几天以后,一封载满温情的回信和300元的救助款送到了郭清明手中。郭清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我真不敢相信,素不相识的福利会和王妈妈就这样挽救了一个悲惨残缺的家庭。”整整8年,每年福利会都寄来1000多元,过年过节也不忘送来祝福和慰问,还出资让他盖起两间20多平方米的房子。就这样,在集义福利会的资助下,郭敏读完了中专,如今凭着一技之长,在上海找到一份好工作。

  “她们用一颗爱心无私地帮助我父女俩坚强面对生活,这份恩情我要如何报答啊!”郭清明感激地说。

  1990年初的一天,村里年迈的王阿婆颤颤巍巍地来敲王佩君的家门。原来王阿婆的儿子刚刚病逝,患病的媳妇哭昏在地,两个孙子叫喊着饥饿,家里却已揭不开锅。王阿婆知道阿佩(村里人都这样亲切称呼她)侠义心肠,因而上门求援。王佩君二话没说便倾囊相助。

  这件事给王佩君感触颇大,于是她开始琢磨成立一个福利会,将社会上的一份份爱心聚集起来,“那样可以做更多的好事,也可以解决更多更大的困难”。王佩君把这主意向交往多年的王惠青老姐妹一说,两人一拍即合。但是她们的想法在当时却受到了许多劝阻:“你们又不是大款,没有钱拿什么去救济人?”“哪里会有人平白无故地拿钱来入会?”……但是她们认准一个理:自己是在做好事,相信会有人支持。

  当时正是冬天,两个老人不顾严寒四处串门寻求帮助,她们的举动得到了一些回家探亲的海外侨胞的支持。邻近村子里的一些老姐妹知道她们的举动后,也纷纷加入到她们的行列,并且把儿孙给她们的零花钱也贡献出来。

  1990年2月11日,集义福利会成立。当时的成员是30多位60岁以上的老妈妈。王佩君当时也已经60岁。她们当时的运作经费除了海外侨胞赞助的一点钱外,绝大部分都是这些老妈妈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零用钱、压岁钱和手工钱。

  风风雨雨十五载。现在,集义福利会已经发展壮大到会员300多人,成员都是祖母、曾祖母级的高龄“人物”,平均年龄超过80岁,最年长的超过90岁。从60岁开始干起,会长王佩君今年已经75岁了,与她一同携手的集义“元老”王惠青老妈妈去年已经去世。

  15年来,老妈妈们哪里有难哪里帮,做的好事超越了本乡本土的范围,汕头、梅州、潮州、饶平等地都有她们行善的足迹。四乡八邻,谁家有个意外或遭不幸,往往亲戚朋友尚未到达,王佩君和“集义福利会”的老妈妈已赶到现场解危济难了。一个受到过集义福利会帮助的群众告诉记者,这些素不相识的外乡老妈妈,比走亲戚还要勤。

  在集义福利会的大厅,张贴着一张“2004年各级党政和各界乐善人士捐款名单”的芳名榜。

  王佩君说,由于集义福利会是一个群众性组织,要想持之以恒地运作下去,就需要大量的资金做后盾。可是开口向人要钱,她们的“老脸放不下”,于是想到了几个独特的筹钱方式。附近的村民都笑称为“柑桔化缘”和“汇报化缘”。

  每逢春节,王佩君等人就会在商业街挨家挨户向“老板”送上一对大柑桔、呈上一张贺年卡、向“老板们”讲上一些好话,再开口说明来意。由于潮汕人一向都比较热心公益事业且讲究“彩头”,这个时候,老板们往往会给老妈妈们送上一份红包,这些红包就成了集义福利会源源不断的基金来源。这种做法长年累积下来,就成了附近村民戏称的“柑桔化缘”。

  王佩君她们还有一个比较有效的筹钱方式——“汇报化缘”。集义福利会的资金大都是靠募捐而来,所以每到逢年过节,王佩君就会带着福利会的账本到那些“社会贤达”人士家里,向他们“汇报”善款具体用在何人何处。最初的目的只是明白地告知他们善款的用途,谁知汇报后,这些人往往都会继续捐款。

  1996年初,曾捐款支持福利会的一个华侨回乡来了,当时王佩君正沉浸在丈夫去世的悲痛之中,福利会的人不忍心让她去“汇报”,但王佩君认为钱是自己拿的,还是主动去向华侨“汇报”。侨胞为她们的精神所感动,又捐了2万元给福利会。

  这种“汇报化缘”还有一个效果,就是吸纳了许多党政领导的捐款。记者翻阅了一下她们的账本,前汕头市委书记、现任广东省副省长许德立、现任汕头市委书记林木声、龙湖区委书记张泽华等各级党政领导干部都给集义福利会捐过钱支持她们的善行。王佩君说,集义会成立之后,她们也会向政府领导汇报一下运作情况,知道她们的情况后,汕头几乎各级党政领导和机关都主动向福利会捐了钱。

  或者由于王佩君等人筹款有道,15年来,集义福利会共筹集资金164.6万元,大米1.6万斤,衣服棉被2万多件。

  “我们做这些,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在集义,账目必须明明白白,善款去向要清清楚楚,这是王佩君等老妈妈的首要要求。

  福利会有一个出纳,一个会计,会长管审批,但不沾钱。原先管了14年账的王惠青去年去世,她生前最自豪的就是:“14年的账,一分不差。”“接班”的新会计现在每月结账,是“差一分都不行”。

  集义福利会捐助的原则是不管地域不管国籍全部“一视同仁”。她们通过报章、电视等媒体了解被捐助人的情况,然后出资救助。她们为集义出力没有一分报酬,都是义务劳动。到外乡关心困难群众,舍不得两块钱的车费,老妈妈们就靠两条老腿走路。

  凭着“人家信得过咱就得干好”的朴素信念,王佩君等对那些浑水摸鱼、想要讹诈善款的人也很警惕。无论是家住本地亲自前来,还是外地来信求助的群众,福利会一般都会要求其提供所在地的相关证明,或者“仔细观察其言语、举止有无破绽”。这一招“很有效”,还“鉴定”出不少坏人。说起这个王佩君挺自豪:“15年我们没受过骗。善款是从乐善的人那儿来的,我们得用好。”

  从大西北贫困地区到长江流域洪水肆虐的地方,都有“集义福利会”的老妈妈们出资捐献的痕迹。前段时间,她们还筹集了5200元善款,通过汕头市慈善总会捐赠给印度洋地震海啸灾民。

  15年来,王佩君和她的集义福利会救助因病住院医治520人45万多元,救助受灾困难户33户8万元,帮助因贫失学学生220人14万元,其他贫困人员727人38万元。

  曾多次捐助集义福利会的龙湖区区委书记张泽华说:“民政部门的救助往往是对比较大型事件的救助,个体层面的救助就可能会不够审批资格。而集义福利会这种民间救助机构在处理个体层面的救助就会体现其灵活性。”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